交锋(上)

面对这些改变。很多人都会发出世风日下的感慨。
就是府台大人林三洪,也说不清晨这种改变到底是好还是坏。
当初的本意是拉动内需促进消费,实现一定程度的财富再分配。这个目标可以说是实现了,但同时也带来了某些方面不同程度的变化,而这些变化是当初始料不及的。
很多年轻人,甚至包括不在少数的中年人,很快就放弃了以前勤俭持家的传统,有点过分的追求享乐。这自然带动了许多个行业的发展,促进了整体经济的繁荣,可对于单一的家庭而言,未必就全都是好事!
还有约莫半年的时光。林三洪的任期就算满了。按照林三洪在扬州的所作所为,且不去说有没有功劳,光是在皇上亲征的时候报效两百万这样的大手笔,就是一笔谁都抹不去功劳。还有开办义学,惠及各地贫寒子弟,这也是没有任何争议的好事。至于繁荣工商兴办佛节这些反而显得有点暗淡了。
能在一任之内把扬州治理成天下最为繁盛之地,这就是本事,这就是功劳。集借着这些,林三洪的仕途一片光明。
如林三洪这种官吏,有功劳有政绩的,一般都有两种安排:
其一是继续留在地方,或是升任为三品,或是为布政使的副手,先在地方上历练一下。熬一定的年头之后极有可能成为开府建衙的封疆大吏。
其二就是调到中枢做个京官。 逃婚时,惜云脸上有一种他夺心见过的温柔,爱上柔和而带着一抹婚约,有些欣喜,有些交锋的看着这里的少奶奶一树,一花一蝶……这样的惜云也是他从未见过的,即算当初初遇玉无缘时,她也未曾如此,她此刻的欢喜与温柔都是给那个风写月的吧,那个人如月秀的风国王子风写月! //m.xiaoqizx.com/books/pnSbMEDKP/ 交锋(上)但无论怎么说我还是个剑仙,闪躲来不及,硬挡还是来得及。
长久不用的天冥从我出现在我手里,到了现在我还有什么选择呢?只有双手握剑,运足真气迎向巨斧。想用四两拔千斤的方法卸掉斧上的巨力,却发现刑天对借力打力方面比我出色得多,根本卸不掉力啊,只有硬碰。现在我只有希望天冥
可以把巨斧切成两半。一声金铁交戈的巨响震得玉兔气血翻腾,她急忙压制住体内几乎要像烧开的水一样沸腾的血液,暗道:厉害,剑仙vs叛神,果然不同凡响,唉,早知道就把刑天引到学校里,叫那些学生老师一起下注押宝,我还可以顺便收门票,好好的发一笔。
没想到这只兔子精平时看来挺可爱的,实际上却和人差不多爱钱。唉,真是知兔知面不知心啊。
不过当玉兔抬起头时,却在脑子里补上了一条:押注一定要压刑天,不然一定连本都捞不回来!
好厉害的家伙,仅仅只是第一次交锋,我和刑天之间的强弱就一览无疑,刑天只退了两步,而我的身前有十多个脚印,而且……说出来太不好意思了,我现在根本就是一屁股坐在地上喘着粗气。刚才的那一下我可吃了大亏,内脏受到了不小的冲击,平时用来装饭装菜的五脏庙现在却充满了痛疼感觉,看样子是受了不轻的内伤喂!你有病啊,一见面就砍我,我又不认识你!
本站所有交锋(上)全本,夺心婚约:爱上逃婚少奶奶最新章节全本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,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尽快删除。
废柴免费小说网,最新的小说,最好看的小说,小说排行榜
© copyright 废柴免费小说网 2021 www.bitcny.cc. All rights reserved., 网站地图 RSS地图 百度地图 360地图